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論壇首頁設為首頁

Isweet愛水醫美線上~實現你的美麗夢想提供最龐大的醫美訊息.醫學美容. 雷射除斑. 電波拉皮 雷射美容. 自體脂肪. 淨膚雷射 飛梭雷射 肉毒桿菌 玻尿酸 液態拉皮 電波拉皮 雷射除毛 紫翠玉雷射 醫學美容 3D聚左旋乳酸 等療程資訊

 找回密码
 加入會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回復: 0

[其他求助] 辽阳市小官大贪、村官出地、高官庇护征迁中猫腻(转载) [複製鏈接]

Rank: 2

最後登錄
2019-12-14
在線時間
26 小時
註冊時間
2019-7-24
積分
737
帖子
136
精華
0
UID
50408
發表於 2019-12-3 12:02:37 |顯示全部樓層
  辽阳文圣区太子岛村张兴涛在征迁中有何猫腻

  ——辽阳小官大贪、村官出地、高官庇护征迁中猫腻

  我叫沈素芬(身份证号码:21100319621017476X),居住在辽宁省辽阳市文圣区庆阳唐户屯社区。我向有关部门和社会公众揭露辽阳市文圣区太子岛村村干部及街道办事处之间狼狈为奸相互勾结,在动迁中弄虚作假,强占我住房的问题。

  与外祖父外祖母生活20年

  1962年10月17日我出生后,由于家庭困难,父母将我送到外祖父和外祖母处抚养,我的外祖父王作民和外祖母鲁玉花是辽阳市文圣区太子岛村(当年是太子河区东京陵乡沙坨子村后改名为太子岛村)以农为生的农民,外祖父和外祖母膝下只有一女,也就是我妈,是外祖父、外祖母将我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外祖父给我起了个小名,叫王丫蛋,村子里都叫我丫蛋。

  

  我家当时居住的是两间住房,是1960年建的,有60多平方米,房前有600多平方米的庭院。当时我家左边的邻居是都天启,右边的邻居是穆成志和穆奎志哥俩,后边的邻居叫王立岩。几家相处和睦,我长大上学后与都天启的女儿都秀兰,和她家左边的邻居金殿平、刘志学的女儿金凤英,以及右边穆成志的女儿穆华凯都是同学,一块儿上学读书,一块儿玩耍。

  外祖父和外祖母生前已经留下遗嘱,决定他们养我小,而我则养他们老,百年之后,由我继承他们的所有财产。外祖父从合作化开始一直到1976年去世,始终在沙坨子菜田地干农活,挣工分养家糊口。外祖父因病去世时,我才13岁,还在沙坨子小学读书,1980年2月6日,外祖母鲁玉花考虑身体每况愈下,我妈妈早已不在人世,立下遗嘱,决定两间60平方米的住房由我继承。

  

  

  我和外祖母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外祖母在第一生产队干看地等农活,我则尽其所能,帮助维持家务,洗衣做饭,挑水拾柴,侍弄菜园,干力所能及的农活,以减轻外祖母的负担。1978年,外祖母脑血栓躺炕不起,我起早贪黑,端屎倒尿,不遗余力…… 1981年7月,我从庆阳二中毕业,回到沙坨子村挣工分干农活,半年的工夫还清了家里的欠债。

  外祖母去世时老邻居纷纷伸出手来帮助我料理了后事,在沙坨子我无依无靠,恰好赶上招工,我入职辽阳纺织厂,搬到独身宿舍,每天倒班。外祖父和外祖母留给我的两间住房和园地则无时间打理,房照和外祖母留下的贵重物品锁在屋内的一个柜子里。因为工作我无暇顾及住房,房子年久失修……

  1986年,一个好心的邻居告诉我,你家的房子已经被村委会给了一个叫薄全忠的人,经过了解得知,薄全忠的父亲薄启文是沙坨子第一生产队队长,私自占用了我家的房子,在房基地上盖了两间房子,2017年将王作民原房屋拆除后又盖了两间房子。更加令人错愕的是1997年4月29日薄全忠竟然以300元钱通过当时的村委会办理了房照,摇身成为“合法”的房主,听到消息后,我曾经多次找过当时的村委会,可是竟无人理睬。

  村长张兴涛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2019年4月,辽阳市城中村改造工作启动,沙坨子村在动迁之列。我听到消息后找到村委会,要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现任的太子岛村村长张兴涛接待后让我提供证据,我出示了手中掌握证据,有外祖母当年留下的遗嘱,左邻右舍以及同学的证言,当年房子的照片……张兴涛看后说村委会必须开会研究。几天后他接待我又说这件事情是历史遗留问题,村里没法统一意见,他调节不了,让我往上级找,或者走法律程序。我找到主管动迁的办事处书记赵峰,没想到赵峰也是扯皮推诿。

  走法律程序必须查阅当年的台账,我提出查阅村里的台账,张兴涛说村里1980年以前的台账没有了……我感到疑惑,村里历史台账在征地之前怎么会突然没有了?

  我找到现在的太子岛村郭会计要求归还当年外祖父的房照和外祖母遗留的物品,郭会计则说你还得找村长,张兴涛有话,除了法院,谁来看存档也不让看!

  通过郭会计答复证实:村里1973年——1976年的台账并没有丢失,张兴涛不让我查阅台账,不仅仅是怕麻烦,推卸责任,实质上是想掩盖什么,究竟想掩盖什么,只有他自己明白……而我费尽千辛万苦查询到沙坨子大队第一生产队房宅基地台账,则明明白白标明了外祖父名字。

  

  今年7月份,太子岛拆迁工作开始后,村委会才将太子岛村历史资料电脑入档,有人反映,这里面猫腻多去了,有的是移花接木,有的干脆就是假房照……好心人对我说:“你和他无亲无故,又没钱明白,怎么能把这件事搞明白?”

  我的房产不能被剥夺

  我和外祖父外祖母一起生活近20载,我是外祖父外祖母唯一的财产继承人,我真是搞不明白,村里的认识我的人都了解当年我家情况,都能够证实我是房子的继承人,为什么赵峰、张兴涛视而不见,置之不理,你们占多少我不管,但是我的合法权益不能剥夺。10月12日,我再一次找到办事处书记张峰,对我反映的问题仍然是置若罔闻无动于衷。

  宪法第十三条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国家依照法律规定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权和继承权。我外祖父和外祖母已经不在人世,但是他们的私有财产不容侵犯,而我作为继承人的权利同样应得到保护,决不能因为时过境迁而发生改变,虽然是前任村委会遗留的问题,但是现任村委会决不能以此为借口推诿扯皮。

  2007年3月16日,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物权法》。详细规定了 所有权人对自己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损害所有权人的权益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我外祖父、外祖母在沙坨子村生活劳作了一生,我在沙坨子也生活了20年,我家的住房不能不翼而飞,村委会及办事处必须对此承担责任,对此我将维 权到底!以上材料我已交给主管动迁的办事处书记赵峰,赵书记责令太子岛村村长张兴涛调查,调查如下:

  

  太子岛村村长张兴涛弄虚作假,欺下瞒上,上天有眼必招天谴,必受法律制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會員 |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愛水線上本身立場,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若有疑問, 請聯絡我們.

手機版|isweet愛水線上 醫美入口網   

GMT+8, 2019-12-14 21:04 , Processed in 0.104336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