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論壇首頁設為首頁

Isweet愛水醫美線上~實現你的美麗夢想提供最龐大的醫美訊息.醫學美容. 雷射除斑. 電波拉皮 雷射美容. 自體脂肪. 淨膚雷射 飛梭雷射 肉毒桿菌 玻尿酸 液態拉皮 電波拉皮 雷射除毛 紫翠玉雷射 醫學美容 3D聚左旋乳酸 等療程資訊

 找回密码
 加入會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回復: 2

[po療程衛教] 中仪公司李亚东搞权色交易欺骗中央巡视组 [複製鏈接]

Rank: 4

最後登錄
2020-9-23
在線時間
593 小時
註冊時間
2019-5-18
積分
6297
帖子
2465
精華
0
UID
50247
發表於 2020-9-11 16:27:08 |顯示全部樓層
        “李亚东”原为中国邮电器材集团有限公 司(以下简称中邮公 司)党 委 书 记,现为中国仪器进出口集团有限公 司(以下简称中仪公 司)党 委 书 记和董事长,多年来在中邮公 司一直与潘臻不和并唱对台戏,后买通中国通用技术集团(以下简称通用集团)的“谭星辉”党组副书记和“李谠”总经理帮其从中邮公 司提拔为中仪公 司的党 委 书 记和董事长,实现了梦寐已久的“一把手”美梦,最终坐上了头把交椅,从此踏上了他自己的团团伙伙之路。
       “中国观察网”是由中国文化信息协会主办的大型新闻综合网站,也是百姓了解全球发展、国家政策方向、国家经济建设、文化发展的重要网络媒体窗口,网站以秉承正确的舆论导向、弘扬民族新闻文化事业、关注民生民情、内容知识创新的经营理念为宗旨,及时准确地传达国家策法规、报道社会热点、观察透视国际国内的各种社会动态,已成为有力的媒体宣传平台。“中国观察网”于2020年1月6日以《李亚东欺骗中央巡视组在中仪公 司搞团团伙伙》为题对中仪公 司的党 委 书 记、董事长“李亚东”的所作所为进行曝 光,曝 光网址:ht tp://ww w.chinagcw.com.cn/hulianwang/chuanwenbaoliao/12467.html,时至今日已过九个月,通用技术集团却一直没有对李亚东进行调查处理,这是通用技术集团的“谭星辉”一直在庇护他,为他充当保 护 伞,并声称“中国观 察 网”为黑网站。目前通用集团党 委 书 记、董事长已由“于旭波”接替“许宪平”,因此对李亚东在中仪公 司的“贱行”进行第二次曝 光。
       一、李亚东在巡视中仪公 司时颠倒黑白、避重就轻、制造冤假错案对周迈报恩
       记者从中仪公 司人事处了解到,2017年3月“李亚东”应通用集团要求对中仪公 司进行巡视,为报周迈帮其外甥女(李亚东的外甥女姓名:候琳,侯琳没有资格入职中仪公 司,周迈帮其造假入职中仪公 司并办理北京户口,目前已被谭星辉调入通用集团)办理入职中仪公 司的恩德,在巡视期间对党不忠诚、欺骗党组织、不尊重事实、颠倒黑白、避重就轻、欺上瞒下、与周迈沆瀣一气、制造冤假错案,并以莫须有的罪名给予员工处分,从而实现对“周迈”所犯罪行的掩盖(周迈携妻公款非洲旅游、大量的违规招人、装修中仪大厦吃回扣、招标时围标造成豆腐渣工程等),并向通用集团邀功领赏从而实现一把手美梦(上面已经提到),搞得中仪公 司人心惶惶没人敢做业务,导致外贸业务直线下滑,给国家、通用集团和中仪公 司造成巨大损失。
       同时,记者了解到“李亚东”自入职中仪公 司以来一直庇护“何志忠”并纵容其在中仪公 司胡作非为,为 “李亚东”从中邮公 司大规模的违规招兵买马搞团团伙伙埋下伏笔。到这里,记者简单介绍一下何志忠为何方神圣,“何志忠”原为一名团级军人,自己号称军队转业干部,实为自主择业人员(中仪公 司所有人都知道何志忠为自主择业人员,目前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经 “周迈”帮其造假档案入职中仪公 司,后来成为“周迈”的“走狗”,对不顺从周迈者进行斩尽杀绝。按国家规定部队自主择业人员不应享受部队转业干部在地方单位领取房屋补贴,多年来,“何志忠”一直以“部队转业干部”的名义在中仪公 司骗取房屋补贴使中仪公 司造成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且进入“何志忠”的腰包,一直持续十几年。2019年中仪公 司有人举报“何志忠”以“部队转业干部”骗取单位房屋补贴才停止发放,望通用集团追回何志忠骗取的国有资产。
       中仪公 司的老干部向记者反映“何志忠”进入中仪公 司党委的实情是:“何志忠”行贿“周迈”后,操纵选举并进入中仪公 司党委(周迈是被党组织降两级并留党察看人员),“何志忠”这种临时工进入中仪公 司党委的事实是何等的荒唐!“何志忠”曾于2014年以出口转播车为由公款旅游非洲几个国家(周迈也以此为由公款旅游非洲后得到了应有的处分),至今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处分,这都是“李亚东”帮其在幕后撑腰。
       二、李亚东公款境外旅游并与女下属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搞权色交易
       李亚东在中邮公 司期间几乎没有公款到过国外,来到中仪公 司后一直找机会公款出国。记者从电子信息事业部和工程设备事业部了解到,2018年“李亚东”让“董婕”和“李雪梅”为其安排公款境外旅游。“董婕”和“李雪梅”为了拍“李亚东”的马屁,用本来是一线业务人员陪客户出国考察事宜,安排“李亚东”去欧洲公款旅游,,在境外旅游期间与其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并为其骗取公 司境外出差补贴,性质和周迈携妻公款旅游非洲如出一辙(周迈因为此事以被处理)。望通用技术集团按照对周迈的处理标准对“李亚东”进行处理才能彰显通用集团处事之公平。回国后,“李亚东”帮“李雪梅(中专学历)”提拔为工程设备事业部的一把手,帮“董婕(大专学历)”提拔为电子信息事业部的一把手。
       三、李亚东违规、违法且大规模的从中邮公 司招兵买马恶搞团团伙伙
       记者了解到“李亚东”违规、违法且大规模的从中邮公 司招兵买马拉山头、搞团团伙伙,并给予他们高于中仪公 司同级别员工几倍薪水的薪金。自“李亚东”进入中仪公 司以来一直搞“团团伙伙”、“山头主义”、“个人崇拜”,除了天天开会吹牛逼之外,就是以自己为中心,依照自己的意图缔造新的“小王国”,从而过上“土皇上”的生活,其中以“何志忠”、 “况永明”、“张凤东”、“韩新林”、“齐建军”、“孙阳”等为主要奴仆,其中“何志忠”、 “况永明”为周迈(周迈已经被通用集团处理)的余党。
      
       招兵买马拉山头搞团团伙伙:
       1、张凤东:原为中邮公 司吉林分公 司做手机业务的总经理,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张凤东安排还海体宿舍作为他的特殊福利,更有甚者为其量身定做为中仪公 司新业务部(新业务部新在哪里?卖手机也算是新业务吗?如果卖手机是新业务,那么国际贸易还不是卖手机业务的祖宗啊!)总经理,下图为通用集团下发的通讯录:
      
       2、韩新林:原为“李亚东”的秘书,后来被“李亚东”提拔为中邮公 司法律事务部副总经理,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中仪公 司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下图为通集团下发的通讯录:
      
       3、齐建军:原为中邮公 司信息部的一般员工,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中仪公 司信息部总经理。
       4、孙阳:原为中邮公 司一般员工,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风控部总经理。
       5、闵蒙:原为中邮公 司一般员工,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新业务部副总经理。
       6、胡兵:原为中邮公 司一般员工,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新业务部副总经理。
       7、张茜:原为中盐公 司一般员工,现被“李亚东”招为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在公示时故意隐瞒在中盐公 司的经历并帮其造假档案,欺骗党组织,并为其量身定做为人力资源部副总经理。
       “李亚东”、“何志忠”和“况永明”(何志忠当时兼人力资源部总经理,况永明是纪检监察室副主任)为以上几人造假档案,故意隐瞒在中邮公 司和中盐公 司的经历,不如实公示其履历,对党不忠诚、欺骗党组织。
        “李亚东”在“何志忠”和“况永明”的帮助下并在谭星辉的庇护下假借中仪公 司招聘人员为名,实则行自己小王国和团团伙伙之实,并在公示时把他们在中邮公 司任职一事全部隐藏,这是严重的档案造假,严重的对党不忠诚、严重的欺骗党组织。在十八大,十九大后仍不收手、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这是公然对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习 近 平总书记的挑衅。同时,“李亚东”违反了习 近 平的七个有之即无视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为了自己的所谓仕途,为了自己的所谓影响力,搞任人唯亲、排斥异己的有之,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的有之,搞匿名诬告、制造谣言的有之,搞收买人心、拉动选票的有之,搞封官许愿、弹冠相庆的有之,搞自行其是、阳奉阴违的有之,搞尾大不掉、妄议中央的也有之。李亚东已经到了肆无忌惮、胆大妄为的地步!而“李亚东”的这些问题为什么没有引起通用集团领导的注意呢? 因为幕后有“谭星辉”这把保护伞。
“李亚东”在为以上几人安排工作、职务时收取每人几万到十几万元的现金,受贿地点为“李亚东”的住处(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14号1号楼804号)。另外,李亚东在以上几个临时工手下还安插了中邮公 司的十几个普通员工(临时工),临时工的工资比中仪公 司的正式员工公 司高几倍。
       鉴于以上,试问通用集团的领导,国有企业和大型央企有哪家的党委人员存在临时工(何志忠)呢?有哪家企业的人事部门让临时工(韩新林、张茜)主管呢?有哪家企业的风险控制部门让临时工(孙阳)主管呢、有哪家企业的业务部门让临时工(张凤东、胡兵、闵蒙)主管呢?请问通用技术集团的“于旭波”董事长、“陆益民”总经理、“王会杰”纪检组组长你们来到通用技术集团带来了多少原单位的人呢?又带了多少临时工在通用集团晋升为部门领导呢?请给中仪公 司和全天下的国企、央企一个明确的答复。
       四、李亚东故意做国资委明令禁止的高风险融资性贸易从中吃回扣
       记者从中仪公 司业务处室了解到“李亚东”专门从事国资委和通用集团禁止的高风险融资性贸易即小米手机业务,常年占用公 司十多个亿现金,而没有用资成本,即免息,利润最高不过0.8%,中仪公 司的资金存入银行所得的利息都比李亚东的业务利润高几倍(此业务为高风险低回报的融资性贸易,手续费比存银行的收益还要低很多,低至万分之几或千分之几,甚至是不挣钱的业务),常年免息用资的企业有北京海辰鼎盛科技有限公 司、信息港(北京)科技有限公 司、深圳市易道时代科技有限公 司、中邮万维智联(北京)科技有限责任公 司、甘肃联鑫电子科技有限公 司、贵州飞力达科技股份有限公 司、昆明品端经贸有限公 司、上海寰盾信息科技有限公 司、辽宁磐融科技有限公 司等不入流的个体户。具不完全统计李亚东2018年在小米手机业务中为以上个体户提供免息资金后自己吃回扣贪 污两千余万元人民币(这是典型的损公肥私,国有资产流失到他自己囊中)。如果这种手机业务有一天收款环节出现问题,整个中仪公 司就会严重亏损,甚至整个公 司从社会中消失。截止发稿时中仪公 司小米手机业务逾期应收已经达到5个多亿,“李亚东”对通用集团汇报时避而不谈,望通用集团领导重视。
“李亚东”不许中仪公 司的人做传统贸易,只允许他自己招兵买马的人做2014年和2015年国资委明令禁止的高风险的融资性业务,对有不同政见的做传统业务的人员进行打击报复。
       目前,“李亚东”又开始用同样的业务模式做三星手机业务,这是典型的换汤不换药的高风险融资性贸易,这种业务是突破国资委和通用集团禁令的高风险融资性贸易。中国仪器进出口集团有限公 司顾名思义是大型的进出口国际贸易公 司,不是卖手机的个体户。“李亚东”根本不懂国际贸易,只会敛财,只会搞团团伙伙,只会在他的小王国享受,中仪公 司不欢迎他,望集团领导让其“滚蛋”。
       五、李亚东在上班时间带头睡觉并在办公室与女下属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搞权色交易
       记者从“何志忠”处了解到“李亚东”带领“被违规提拔的袁迎胜”、“况永明”等从中午12:00一直睡到下午14:00,在办公室长期与“王璞(没有任何业务能力)”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在“李亚东”办公室门口偶尔听到女人的叫床声。事后帮“王璞”提拔为医疗事业部总经理。中仪公 司的规章制度中的上班时间为早上8:30-11:30,下午1:00-5:00,是谁给了“李亚东”每天在办公室睡觉而不办公的权力,他这样每天侵占1个小时的办公时间,严重影响公 司业务发展。有业务人员在13:00到14:00期间找李亚东签字或汇报工作,都被“何志忠”和秘书“杨曦”拦在外面,并称“董事长在睡觉,两点以后再来”打发回去。
       “李亚东”这种利用手中权力谋取私利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习 近 平总书记的四风”,即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在十九大后仍不收手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这种视公 司规章制度于不顾的所作所为严重背离习 近 平总书记的精神和指示。为什么通用技术集团的领导视而不见呢?为什么“李亚东”违反公 司的规章制度没人管?“李亚东”假借员工违反中仪公 司规章制度之名,行制造冤假错案之实。而李亚东真实的违法了中仪公 司规章制度通用集团没给他处分呢?而员工就能给处分呢?请通用集团的领导解释清楚。
       六、李亚东在改革中获利
       记者从“李亚东”所谓的改革中了解到,“李亚东”、“何志忠”和“况永明”伙同他们招进公 司的“韩新林”花巨额请中置公 司制定中仪公 司的制度,一个比中仪公 司晚成立几十年的中置公 司,既不了解中仪公 司企业文化,也不懂国际贸易怎么能为中仪公 司制定只能制度呢?因为只有这样,李亚东才能从中既拿了回扣、又给全部员工减了薪水(减薪金额从几百元到几千元每个月),从而把减掉的广大员工的薪酬增加到他自己和别的领导名下(加薪从三千元到几万元每个月),从而实现一举多得。“李亚东”美其名曰是定岗定责,为什么定岗定责后员工全部减薪,而他们加薪呢?员工普遍到手工资为每个月两三千块(大型的央企员工能在北京生活吗?),李亚东他们的工资涨到每个月六七万块,李亚东这么做只会加大贫富差距给社会的稳定造成巨大影响。李亚东已经违反了《中央管理企业主要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关于合理确定并严格规范中央企业负责人履职待遇、业务支出的意见》的规定,请通用集团领导给中仪公 司广大员工一个解释。
       七、2018年李亚东欺骗“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为“薛利”
       记者从中仪公 司资深领导处了解到“李亚东”欺骗“中央巡视组”,不按照中央巡视组提出的整改意见如实处理。具体为:2018年中央第二巡视组巡视通用集团期间发现中仪公 司在选人用人方面,违反干部提拔程序(先提拔后走程序,俗称倒签),违规突击提拔26名干部,并要求中仪公 司进行整改,而“李亚东”却用违规手段欺骗中央巡视组、欺骗党组织,变相合规化、变相合法化中央巡视组提出的“违规突击提拔26名干部”一事,实为帮助“周迈”完成最后的提拔使命。被突击违规提拔的干部为:于诗洋、张瑞、杨荣等26名人员,这些人员大部分是马屁精,没有业务能力,根本就不能胜任。目前在任上拿着高工资滥竽充数,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针对此事,请通用集团领导给中央巡视组给和党 中 央一个真实的答案。
       “李亚东”入职中仪公 司后,新官不理旧账,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怕承担责任,致使大量专业外贸人员和技术人员从中仪公 司流失,使中仪公 司的国际化业务成为一句空话,对通用集团更是欺上瞒下蒙混过关。
       八、李亚东充当了袁迎胜的保护伞
       本报记者了解到“李亚东”自入职中仪公 司以来一直充当 “袁迎胜”的保护伞。首先,2018年“袁迎胜”、“张庆彦”和“孙伟长”被通用集团以“业绩平平”给予处分并降级,在公布处分之前“李亚东”和通用技术集团董事“谭星辉”充当“袁迎胜”的保护伞才使其躲过此劫,而“张庆彦”和“孙伟长”得到了应有的处分。为什么业绩平平的人员给予降级处分,反而既违规提拔,又没有业绩的的“袁迎胜”却能高枕无忧呢?“袁迎胜”躲过此劫之后便对“李亚东”表忠心即永远与其站成一队,帮助“李亚东”在中仪公 司拉山头、搞团团伙伙。“李亚东”和“谭星辉”为什么会成为一个违规提拔人员“袁迎胜”的保护伞呢?这个问题值得大家深思。后来通用集团有人反映“袁迎胜”在担任“贺同新”秘书时曾协调“李亚东”、“谭星辉”与“贺同新”的关系并给予了很多帮助。
       其次,“袁迎胜”的丑恶行径2019年10月24日在网络媒体曝 光后于2019年12月11日又被市场参考网曝 光(曝 光网址:http://www.peoplescck.com/zhzx/20191211/7533.html),给中仪公 司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李亚东”不仅不依据事实调查研究向上级部门汇报,反而于2019年12月16日党委会上为“袁迎胜”诡辩,不让其主管工程设备事业部(李亚东怀疑是工程设备事业部的人员给袁迎胜曝 光),增加即将成立的招标采购事业部让其主管(李亚东给袁迎胜换个马甲就能掩盖袁迎胜的无知、无德、无能吗?),并在2019年12月20日的公 司务虚会上帮助袁迎胜诡辩称“网络曝 光袁迎胜的丑恶行径全为假的,我们不怕曝 光,你们随便,我们有后台”,并再次充当袁迎胜的保护伞。这是谁给了“李亚东”无法无天的权力呢?这是谁在后面为李亚东充当保护伞呢?是通用集团的“谭星辉”。
       “李亚东”帮助“袁迎胜”把 “于诗洋”提拔为招标事业部总经理,并于2020年1月2日17:18在中仪公 司网站公示,他们利用中仪公 司社会招聘的名义骗来了社会报名的几百人参加中仪公 司的陪榜考试,欺骗了中仪公 司的全体正义人士,欺骗了通用集团,欺骗了党组织,欺骗了党 中 央,把社会报名的人员、中仪公 司的正义人士、通用集团的领导当成了“脑残”来行他们的团团伙伙之实。下图为“李亚东”和“袁迎胜”违规提拔于诗洋的公示内容。
      
       《袁迎胜违规提拔为哪般》、《通用董事长贺同新违规提拔秘书袁迎胜为副总经理》曝 光时已经在第六条中提到袁迎胜经常与工程设备事业部的于某某(于诗洋)称兄道弟,在2019年8月收受于某某的好处费后,并许诺将其提拔为即将成立的招标事业部总经理,搞得中仪公 司满城风雨,无心做业务。今天中仪公 司的公示完全证明了曝 光内容的真实性。
       九、李亚东指使齐建军高价购置网络设备、办公设备从中获利并欺骗通用集团的第三巡视组
       我们的记者从“信息部”了解到,2018年通用集团对中仪大厦无线网络建设项目已经通过招标,后被“李亚东”全盘否掉,改为让“齐建军”建设,齐建军没有通过招投标程序确定建设者,而是直接高价找人建设从中捞取大量好处,财务可查账。此事已于2020年5月通用集团第三巡视组巡视中仪公 司时被“史海”实名举报。
       齐建军负责中仪公 司综合管理办公系统实施项目、中仪公 司第二会议室视频会议及多媒体改造项目和中仪公 司电子招标平台集成项目时没有按照招投标进行实施,而是高价内定建设,从中捞取大量好处。
       2019年电子信息事业部向信息部申报全套保密办公设备,信息部的人员在京东商城和其他供货商处询价共计两万元,而“李亚东”违规招入中仪公 司的临时工“齐建军”找其他供货商花十万元够得完全一样的设备,从中获得回扣捌万元,其中大部分送给了“李亚东”,“齐建军”自己只留了一小部分,中仪公 司财务可查账。
       十、巡视组巡视期间发现李亚东贪 污公款40万元
       2020年5月巡视组巡视中仪公 司期间发现“李亚东”2019年6月在没有向集团报告的情况下,私自贪 污并分配了北京市西城区给予的2017年和2018年“重点企业经济社会发展综合贡献奖”共40万元,他却谎称违反了《通用技术集团二级经营机构负责人薪酬管理暂行办法》,想全部退回已了事。这件事通用集团应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否则我们会以贪 污公款罪呈交给相关部门!!!!
       十一、巡视组巡视期间发现李亚东大搞形式主义
       2020年5月巡视组巡视期间发现“李亚东”自2017年11月入职中仪公 司后成立了39个领导小组,三年来只有9个领导小组共召开了14次会议,没有解决实质性问题。一个300多人的企业成立了39个领导小组,这不是扯淡吗?这不是典型的形式主义吗?
       十二、李亚东搞一言堂,对提出不同意见的人进行打击报复
       记者最近了解到,中仪公 司精通业务的资深副总“岳新江”和总会计师“傅大庆”对李亚东的一言堂敢于说“不”,最后被“李亚东”和“谭星辉”联合起来对其免职进行打击报复,“岳新江”和“傅大庆”只能含冤而去。
       十三、李亚东为了逃税私自找发 票让秘书杨曦和何志忠帮其报销
       “李亚东”自入职中仪公 司以来,除了一直领取高额车补,他为了逃税和不被别人发现额外每个月私自找3000元发 票让秘书“杨曦”和“何志忠”帮其报销,几年来侵吞巨额国有资产并欺骗国家税务部门。
       十四、李亚东指示何志忠和况永明造假欺骗通用集团的第三巡视组
       2020年5月通用集团第三巡视组巡视组中仪公 司时发现“李亚东”公车私用,巡视组在调取用车记录时“李亚东”指示“何志忠”和“况永明”偷梁换柱,制造假的用车记录替换真的用车记录,用假的用车记录欺骗通用集团第三巡视组,蒙混过关。
鉴于此,望通用集团领导“于旭波”、“陆益民”、“王会杰”对“李亚东”及其团伙进行彻查处理,如不彻查处理我们将会大规模进行曝 光直到党 中 央处理为止,后续媒体会继续跟踪报道。


Rank: 1

最後登錄
2020-9-21
在線時間
3 小時
註冊時間
2020-7-5
積分
137
帖子
267
精華
0
UID
51070
發表於 2020-9-16 14:58:33 |顯示全部樓層

Rank: 2

最後登錄
2020-9-23
在線時間
0 小時
註冊時間
2020-7-5
積分
625
帖子
1159
精華
0
UID
51083
發表於 2020-9-16 15:44:30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會員 |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愛水線上本身立場,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若有疑問, 請聯絡我們.

手機版|isweet愛水線上 醫美入口網   

GMT+8, 2020-9-24 01:12 , Processed in 0.129968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