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論壇首頁設為首頁

Isweet愛水醫美線上~實現你的美麗夢想提供最龐大的醫美訊息.醫學美容. 雷射除斑. 電波拉皮 雷射美容. 自體脂肪. 淨膚雷射 飛梭雷射 肉毒桿菌 玻尿酸 液態拉皮 電波拉皮 雷射除毛 紫翠玉雷射 醫學美容 3D聚左旋乳酸 等療程資訊

 找回密码
 加入會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1|回復: 0

[問 療程] 《夜夜拥你入睡》 [複製鏈接]

最後登錄
2019-4-12
在線時間
20 小時
註冊時間
2019-1-9
積分
457
帖子
118
精華
0
UID
49800
發表於 2019-2-11 16:18:15 |顯示全部樓層


《夜生活》——遗憾美
   
   
    《夜夜拥你入睡》
      
   
    余晖在A 城上大二时,认识的若月。
    余晖课余时间喜欢上网聊天,在“我爱A 城”聊天室遇到了一个名字叫月舞馨毓的女孩。两人聊的很投机,互相了解才知道都是B 大学的学生   从此,余晖每天都要和月舞馨毓在网上约会。后来他们决定见面。月舞馨毓邀请余晖周六晚上八点,参加在舞蹈系的形体室举办的舞会,两人还约定了见面的方法:月舞馨毓会在舞会上演唱一首《一生爱你千百回》的歌曲,余晖这时候要献一束红玫瑰,花束上还要放一只蓝色的纸鹤。
    周六晚上,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余晖借了同宿舍阿林的一身三千多元的西服,阿华的一条金利来领带,又狠狠心买了一件五百多元的衬衫,皮鞋擦得铮亮,头发去附近的温馨港发厅理了一个周润发式的发型。操着一口广州口音的理发小姐丰乳肥臀,特性感,又穿了一件前露乳和美腹后露脊背的抹胸。一见余晖是个大学生模样的酷哥,就骚媚起来,“老板在哪发财?”“我是学生。”“噢,哥在那所大学呢?”“B大学。”“可以认识酷哥吗?”“我叫余晖。你呢?”“叫我阿梅吧。”“晖哥今晚好酷哦,泡妞吗?”“对。”余晖到直爽。“晖哥的马子一定靓极了。”余晖苦笑了,“是第一面。”“今晚晖哥要骑马爽爽喽!”理发小姐附在余晖耳边娇滴滴的说,余晖感到自己的肩部碰到了她坚挺的丰乳,余晖心里酥酥的,“真的吗?”余晖问,“当然喽,那个女孩见了酷哥你,不把初夜献上呢?”她又转到余晖的前面修剪头发,她俯了身,余晖便看到她白色的乳罩和露出冰山一角的白皙丰满的乳峰,以及两乳间深深的乳沟。余晖第一次真切的近距离的看到女人的乳。余晖心里躁动起来,嘴唇干渴,极想捧了那双乳狂吻、乱允。她似乎察觉到了余晖火辣辣的目光正贪婪的注视她的双乳,她秋波荡漾的笑了,骚骚的说:“哥,看马子莫这么看哦!”余晖倒被说臊了,脸一下红了。她转到余晖后面,纤细柔长的四指抚着余晖的脖颈,那丰乳又顶在余晖肩上,“晖哥,你好纯哦!”
    余晖到了舞蹈系的形体室,舞会刚开始。会场布置的较简单,一套音响,两个大音箱,一个麦克风,左边靠墙摆了几十把男生坐的椅子,右墙摆着几十把女生坐的椅子,中间算是舞池。人挺多,在优雅的慢三步舞曲中,不时有男生邀请长发披肩、长裙曳地的女生,成双成对的款款步入舞池。余晖手捧鲜花找了个座位坐下,看了看四周,有几个男生正扫描仪般逐个扫描对面没有被邀请的女孩们,时不时交头接耳的评头论足一翻。麦克风前演唱的是一个男生,他唱完后,有一个长裙长发的女生走上去,“我是音乐系的张佳欣,下面我给大家演唱《爱就爱了》,希望大家喜欢。”余晖以为这就是月舞馨毓,心里一阵激动,一听歌名才知道错了。女孩一边唱一边有男生不时的走上去献花,在一片掌声叫好声此起彼伏中她唱完了。这时一个长发披肩但不是长裙曳地,而是红色方格超短裙露着穿了长筒丝袜的大腿的女孩,一边跳着火爆劲舞,一边极投入的演唱,“我叫蒋若月,《一生爱你千百回》,有谁会唱,我们一起来好吗?”舞会上立时一片嘘声和口哨声。余晖几乎听的忘记了献花,直到看见有一个男生跑上去献花,才恍然想起和月舞馨毓的约定,赶紧跑上去,把花献给她。
    若月唱完走回座位坐下,余晖正了正衣冠,走过去,彬彬有礼的说:“你是月舞馨毓吧,我是冰峰,可以请你跳个舞吗?”若月向后甩了甩如瀑的长发,仰起清幽碧澈的眸子,“我是。”她笑了,文静而幽雅,“我们是老朋友了。”“是的。”在舞池里,余晖一边楼着若月的纤腰起舞,一边说:“你比我想象中的还美还清纯!”若月浅浅一笑,“是吗?”“真的。”余晖热切的望着若月明亮的黑眸,“明天你有空吗?我想请你看电影。”余晖问,“对不起,明天我们LOVEYOU 音乐组合还要训练。”“那我找你。”“我们的训练拒绝参观。” 若月感到有些歉意,“下星期好吗?我再约你!”“我等你的电话。”
    一曲完了,余晖和若月坐在一起,还没聊几句,一个披着染成红颜色长发穿着酷毙的男生走过来,双手搭在若月的肩上,“哦,月,你让我找的好苦,走,坐我的红色法拉利兜风去,好吗?”若月妩媚的浅笑了,点点头,两人便互相拥揽着往外走,“拜拜!”若月并没有忘记礼貌的和余晖告别。余晖呆呆的坐在那儿,茫然的很。同宿舍的阿林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余晖身边,“你又是借西装、又是借领带的,我还以为你泡谁哪!原来是若月啊,那可是天上飞的白天鹅、水里游的白鳍豚,珍惜着呢!早名花有主了。”余晖有一种被玩弄被欺骗的感觉。
    “妈的!”余晖把那束火红的玫瑰狠狠摔在地上。
    余晖来到温馨港湾发厅,却没有阿梅。他问另一个叫阿秀的理发小姐,她笑盈盈的说:“阿梅忙的很,你非找她吗?她会的我也会哦!”余晖对如此挑逗性的话语不感兴趣,“我真的有事找她。”阿秀不高兴的瞟了余晖一眼,怨怨的说:“好吧,我给你看一看她的手机号码。”她进到后面的屋拿出一个电话本,指着上面的一个手机号说:“这就是。”余晖记下后便匆匆出了温馨港湾发厅。
    “喂!阿梅吗?你在哪里?”“哇噻!晖哥,你这么快就从马子身上下来啦,阳痿啊!”“别涮我了!你在哪?我想见你。”“哼!不告诉你,被马子甩了才想起我啊!”“别涮我了!我真的想见你。”“好吧,我在新新人类疯吧,你打的过来吧。”
    新新人类疯吧里,灯光昏暗,五彩的霓虹灯幽灵般摇曳闪烁,在震耳欲聋、竭斯底里的打击乐声中,一个个浪女色男在乌烟瘴气的舞池里疯狂的摇着头,扭着丰满圆滚性感的臀,还不时传出女孩的尖叫、男人的荡笑。
    余晖看见阿梅正倚着吧台,手里端着盛了一半红酒的一只高脚玻璃杯,在拼命的随了音乐摇头。“阿梅!”余晖走过去叫阿梅,“晖哥!”阿梅停了摇头,用纤长的四指把如瀑的黑发拢到脑后,“来喝一杯。”阿梅把酒杯递给余晖,余晖一饮而尽,“晖哥真爽!阿东再倒一杯。”阿梅向吧台里又要了一杯,阿梅啜饮了一小口,递给余晖,阿梅看着余晖饮完,伸手揽住余晖的脖颈,一双迷蒙欲醉的眸子仰望着余晖,“晖哥酷毙了,陪我跳舞好吗?”余晖点点头,搂了阿梅纤细的腰肢下了舞池。
    他第一次如此紧紧的拥着女孩柔软的腰肢,他的血在沸腾,心底里一团欲望的火在燃烧、奔涌。
    舞池里的男女们,有的拥抱在一起边舞边热吻,有的男的则把手放在女的臀部乱摸,有的干脆撩起女的超短裙,把手伸进内裤里面又掐又捏,有的女的在拼命的摇头扭动丰满的圆臀,男的则从后面揽着女的腰,猛烈的一起摇着顶着。余晖和阿梅紧紧的拥抱着,余晖的胸口触到了阿梅高耸的酥胸,阿梅闭着眼,性感的朱红的唇仰着,余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欲念,开始疯狂的吻阿梅的唇,手在阿梅丰满圆滚的美臀上乱摸。余晖的下身早已硬硬长长的顶在阿梅的小腹上,他觉得身体里有一种狂躁的热力驱使着自己的灵魂,那是一种原始的对女人的肉体的炽烈的渴望。余晖的手终于撩起阿梅的超短裙,他的手抚摸到了光滑的富有弹性的大腿,向上他扯开阿梅的内裤,在里面的草丛里游走,他第一次摸到了那凹陷的沟壑,他刚开始是轻轻的用手指沿它的边沿摸着,似乎在体味那东西的样子,阿梅呻吟着,扭动着,喃喃着:“深一点……里面……好……痒!”余晖的手指开始深入,并扣挖着……余晖感觉到手指上潮潮的湿湿的,阿梅呻吟的扭动的更厉害了。
    “阿梅,我爱你,我要你!”一曲完了,余晖揽着阿梅走出舞池,附在她耳边说,“现在。”阿梅依偎在余晖的怀里,“嗯!”“我们去洗手间吧。”阿梅领余晖进了洗手间,余晖把门锁上,扑上去,紧紧的揽着阿梅的腰肢,狂吻着她的秀发、她的明眸、她的朱红的唇、她的白皙的细长的脖颈……此时阿梅的手正偷偷解开余晖的腰带,把他的裤子、内裤褪了下来,“哇噻!好伟硕哦!”阿梅挑逗的叫着,同时一把攥住那赫然的、长长的、粗粗的、硬硬的勃起的伟物,余晖都要酥了,他狂野的扯下阿梅的短裙、内裤,“我喜欢后面。”阿梅骚媚的说完后,转过身,手扶在洗漱用的水池的沿上,弯起腰。余晖揽着阿梅白皙纤细的柳腰,用力的猛烈的顶着,却进不去,阿梅娇滴滴的咯咯笑了,“哥第一次么?”“嗯。”阿梅用手握了它引导着,余晖才真正的快乐的猛烈的像一匹野马狂突奔冲起来……
    余晖跟阿梅回到她的住处,两人进了屋,余晖又把阿梅按到床上,又是一阵狂吻和野马般的狂突奔冲……两人安静下来后,余晖揽着阿梅,阿梅像一只疲倦的小鸟依偎在他怀里,“梅,我想问你,可你别生气。”阿梅闭着眼,伏在余晖宽大厚实的胸膛上温馨的磨蹭着,“问什么都可以。”“你……你是小姐吗?”“你说呢?”她依然磨蹭着,“我不知道……”阿梅嗤嗤的笑了,她睁开眼,瞧着余晖,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满是天真浪漫的神情,“晖哥,你当我是小姐,那你走了不再找我就行了;你若不当我是小姐,那你再来,我会让你更快活、一辈子都想着我、要我,欲死欲仙……”余晖抚着阿梅垂在自己胸上的长长的秀发,“梅,我一定来,我要夜夜拥你入睡,我要让你做我永远的情人。”阿梅甜甜的笑了,伏在余晖怀里睡了,嘴角依然挂着甜蜜的微笑……
    第二天晚上,余晖去阿梅的住处,进门一看,除了阿梅却还有阿秀,“晖哥,这是阿秀,我的室友。”阿梅上前亲热的揽住余晖的腰介绍说。阿秀笑了,礼貌的说:“晖哥好。”“阿秀,你好。”余晖也友好的笑了。阿梅吃惊的望望阿秀又望望余晖,“你们认识!”“那天就是阿秀告诉我你的手机号码的。”“你们聊,我去下洗手间。”阿秀说着袅袅娜娜的走出卧室,随手把门关上了。阿梅见余晖怔怔的望着阿秀的背影,“怎么,想泡阿秀了。”“你说的什么?”余晖说,阿梅笑笑,没回答,两人相拥坐在床上,“你跟阿秀同居一室。”“对呀。”“怎么昨晚我没见她?”“昨晚该她加班,所以就剩我一个人了。”“噢。”
    阿梅依偎在余晖怀里,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忽然坏坏的说:“晖哥,你喜欢阿秀啊!”“你说的什么?”余晖说,“我说的是真的,”阿梅停了一下,幽幽的又说:“其实,我很愧对你,晖哥,你把你的处男身给了我,可我已是残花败柳……我真的觉得对不住你!”余晖吻了一下阿梅的芳唇,制止她说:“不要说了,我要是在乎你这些,我就不会来找你了。我爱你,真的,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在乎你的现在和将来。”“你这样对我好,我就更不安心了!所以,我想让你和阿秀……她还是处女。”“你说的什么?”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會員 |

重要聲明:本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部落所刊登之內容,皆由作者個人所提供,不代表愛水線上本身立場,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若有疑問, 請聯絡我們.

手機版|isweet愛水線上 醫美入口網   

GMT+8, 2019-4-22 18:53 , Processed in 0.11100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